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正文_第二千三百六十三章 谁给的勇气

作者:金牛断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虽然陈墨想看看展步写什么字,可展步的心思却完全不在写字上面。

    展步之所以说来参加比赛,其实最重要的目的是看看梦使究竟会不会出现,现在梦使出现了,却又表现的那么奇怪,所以展步的心思大多放在了梦使的身上。

    此时展步在想,梦使为什么要否认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还一直说展步爽约?

    要知道,梦使的那种表情真不像是装的,如果单单看梦使的表情,不明真相的人会肯定以为梦使真的没有见过自己。

    此时展步不由在思考,难道梦使故意演戏给自己看,难道她另有其他的目的?展步挠挠头,他仔细想了一下,并没有想到梦使这么做会给她带来什么好处,她没有理由去否认昨天晚上的事情啊。

    就在这时候,展步忽然想到,会不会梦使真的不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既然梦使能够改变别人的记忆,那么梦使的记忆,会不会也能被改变?

    或者说,对一些不好的回忆,梦使能够自己编织一个梦境,来麻痹她自己,或者直接删除自己的部分记忆,这样的话,一些不是太好的东西,梦使自己就可以选择忘掉了。

    虽然这种可能性很低,但展步还是觉得,这是一种比较合理的解释,否则,梦使的表现不会那么奇怪。

    此时幽后出现在了展步的识海中,幽后对梦使的反应,以及展步的猜测都看在眼里,所以当她出现之后,直接对展步说道:“展步,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猜测,我觉得,蛛儿可能被那马脸怪物给控制了。”

    展步此时皱皱眉,然后对幽后问道:“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此时幽后想了一下,然后对展步说道:“我觉得,蛛儿昨天晚上的记忆,应该被那个马脸怪物给修改了,所以她觉得从来没有见过你。”

    展步听到幽后这个推测,顿时点点头,如果是这样,蛛儿的确也有不认自己的理由。不过究竟是不是这种情况,展步还需要验证。

    于是展步对幽后说道:“那你觉得,我们该怎么样才能让蛛儿记起你?”

    幽后此时思索了一下,然后对展步说道:“如果让她回忆起我的话,应该给她一些熟悉的气息,就像昨天晚上一样,她忽然感觉到我的气息,然后她就被勾动起了某些回忆。所以我觉得,只要给她熟悉的味道,那么她的本能就会带着她,寻找关于她生命的真正源头。”

    展步听到幽后这么说,顿时沉吟道:“熟悉的气息,那么什么才是熟悉的气息……”

    紧接着,展步的眼睛忽然一亮,而后展步对幽后说道:“对了幽后,你说,我画个让她能熟悉的画面怎么样?如果画面里有你,有她,有她那时候生活过的场景,当她看到这幅画之后,会不会有所思?”

    幽后听到展步这么说,顿时点点头:“嗯,这个主意好,我暂时也不想太过刺激她,你就先弄一幅画,测试一下她的反应吧。能勾起她的记忆最好,勾动不起,我们就另想其他的办法。”

    幽后说完之后,她的手轻轻一挥,此时展步的识海中出现了一团雾气,紧接着,雾气渐渐散开,一个清晰的画面出现在了展步的识海中。

    此时幽后对展步说道:“仔细看,这就是我和蛛儿以前生活过的地方。”

    那是一处翠绿青山之间的寺庙,寺庙不大,但是却香火鼎盛,不少人进进出出。而寺庙的大门前则有一棵大树,树下是幽后盘坐,一只大大的蜘蛛趴在幽后的肩膀上,蜷缩着四肢,似乎在睡觉一样。

    这时候幽后对展步说道:“展步,你就画这幅画吧,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和蛛儿在树下讲经时候的画面,我想,当她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应该会有所触动。”

    展步于是点点头,然后,展步就提起了毛。

    不过很快,展步就有些纠结的咧了咧嘴,这个……自己好像不会画画啊……不过很快,展步下定了决心,虽然自己没有学过画画,但是想要通过绘画表达一点意思,展步觉得自己还是能做到的,也就是画不像而已,意思么,让人看明白就行了。

    于是展步直接画了两个长条,然后在长条上方画了个不规则的圆圈,两个长条表示树干,一个不规则的圆圈表示树冠,很简单的三,一棵大树就出来刘鹗,然后展步就打算再画树下的幽后。

    然而不等展步画接下来的东西,陈墨就在一旁惊呆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展步竟然像小孩子涂鸦一样,在宣纸上乱写乱画。

    陈墨还打算看展步的书法呢,所以当展步的提起来的时候,陈墨目不转睛。可是这幅画是什么鬼情况?陈墨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展步要做什么。

    所以不等展步去简略的画其他东西,陈墨就黑着脸对展步说道:“停停停,展步,你在做什么?”

    展步此时倒没有多想,听到陈墨问自己,展步直接说道:“画画啊。”

    陈墨听到展步这么说,顿时咬牙切齿的说道:“画画?你还会画画?呵呵……谁给你的勇气在我面前画画的?梁静茹吗?”

    展步听到陈墨这么说,顿时一阵蛋疼,陈墨说的太有道理了,在她面前画画,还真的是需要非凡的勇气,毕竟,人家陈墨可是画画类别的第一名,对陈墨的画,连诺奈老师都赞不绝口,一般人怎么可能敢在陈墨面前说自己会画画。

    像展步这种完全不会画画的人,竟然让陈墨守着他,画的和小学生涂鸦一样,也难怪陈墨会问展步,究竟是谁给的勇气。

    当然,展步不是怕女生的性子,所以当陈墨说完之后,展步就瞪大眼,然后非常认真的对陈墨说道:“我的勇气是天生的,和梁静茹半点关系都没有。”

    陈墨见到展步胡乱画,还这么一本正经,她顿时哼道:“哼!重新画!哦不对,不许画,你给我重新写!”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