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044章:你听到的全是假的

作者:薏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1044章:你听到的全是假的

    “张慧茹,请搞清楚一点,你是废了一条腿,但是这条腿是你自己给弄掉的。为了嫁给沈谦,你什么手段都用了。”

    “不过很可惜,你现在无论玩什么招数,沈谦都不会要你了。”

    “还不是因为你!俞贝贝。”俞慧茹恨恨地说道,“是你推我下楼,是你害的我的孩子没有,是你让我和谦哥哥变成这样的,一切都是你!”

    “俞贝贝,你这样的人,该在监狱里做一辈子的牢。”

    俞慧茹气愤地指责着俞贝贝的不是,俞贝贝的脾气可没有那么地好,由着俞慧茹冤枉,贝贝将着手里的杯子用力地放在床上,弄出巨大的声响。

    “俞慧茹,你除了遗传桑娇娇不要脸的基因,还和她一样喜欢颠倒是非!”

    “说我推了你?你有证据吗?”俞贝贝冷声嘲讽道。

    她冷眼瞪着俞慧茹,俞慧茹本来想反击的,但是身边来回其他的人,她将着怒火给吞下去,让眼泪跑到自己的脸上。

    俞贝贝没有心情听俞慧茹再哭哭啼啼的,她冷着声音问俞慧茹,“五年前,是谁给我下的药!”

    “你还是桑娇娇,或者说你们两个都有份!”

    在听到俞贝贝问五年前谁给她下的药时候,俞慧茹手一颤,将着杯子给打翻在桌上。

    她忙从桌上抽出纸巾,将上面的果汁给擦干净。

    “俞贝贝,你不要胡乱说,我和妈妈都没有给你下药,是你自己不要脸去勾引男人睡觉的。”俞慧茹边擦边说道。

    俞贝贝噙着嘴角,冷冷地一笑。

    “我又说是自己和陌生男人发生一夜情的那次是被你们给下药的?”

    “张慧茹,不要太急着不打自招!”俞贝贝冷嘲地笑着,她看着俞慧茹的反应,知道自己这些年的猜测是对的。

    五年前的那一晚,肯定是俞夫人或者俞慧茹在自己的酒杯里下了药。

    那晚是自己的生日宴,俞劲松替她在酒店里摆了好多桌。她喝了不少的酒,俞夫人或者俞慧茹给她倒了也好些杯,后面,她喝多了,俞劲松安排司机送她回去。

    在车里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不对劲。

    司机又突然说尿急,把车子停在路边就下车了。难受的她觉得车里发闷,也下车去了。

    第二天,她以为是自己喝多了酒,才稀里糊涂地和人发生关系。

    后面自己一夜情的事情暴露,她又“伤”了俞慧茹坐牢,紧接着怀上小白,一件又一件的事情,让她反应过来那晚生日宴上,有人给自己下了药。

    “你们真是好手段!”俞贝贝嘲讽地夸了俞慧茹。

    俞慧茹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想改口也来不及。她瞧着俞贝贝站起身子要走人,想到沈谦还没有来,连忙站起身,拽住俞贝贝的手。

    “贝贝,你不要走!”

    “我求你去和谦哥哥说声,我是真的怀孕,真的是你把我推下楼的。”俞慧茹哀求道。

    俞贝贝冷笑,“你的脑子坏了吗?”

    做了坏事去,俞慧茹和俞夫人都打死不承认,她会承认吗?

    俞贝贝直接将俞慧茹的手甩开,她知道这一甩,俞慧茹肯定会摔倒,但是已经厌烦俞慧茹的招数,不想受她的牵制。

    果然和俞贝贝料的一样,甩开的时候,俞慧茹瞧见走进餐厅的沈谦,她欢喜起来,然后顺势往着桌角撞去。

    为了害俞贝贝,每次的受伤俞慧茹一定要演到位。

    伤受得越重,越是越真实,俞贝贝越惨。

    俞慧茹一摔倒,旁边的客人连忙过来扶俞慧茹,他们骂着俞贝贝怎么可以推人。俞慧茹红着眼眶说着自己妹妹不是故意之类的话。

    她说的时候,抬起头看着沉着脸走过来的沈谦。

    她等着沈谦去质问俞贝贝,然后来安慰自己。

    和她想的时候,沈谦走到俞贝贝身边,不过他没有质问俞贝贝,而是柔着声音和俞贝贝说道。

    “贝贝,我们能谈谈吗?”

    俞贝贝拒绝,“没什么好谈的!”

    “你还是去看看张慧茹吧,被我这么大力地一推,不定哪里伤得很重!”俞贝贝说完,穿过沈谦的身边离开西餐厅。

    俞慧茹看着俞贝贝走掉,看着沈谦愣愣地站在那里。

    她从沈谦的表情里看出不对劲?难道自己这么一跤没有让沈勤心软,更没有让他想质问俞贝贝。

    “好痛啊!”俞慧茹哭着出来,她双眼盛满泪珠地看着沈谦。

    “谦哥哥,我的腰好痛啊。刚才贝贝这一推,我的腰不会断了吧。”

    “谦哥哥,你不要责备贝贝了,是我不好,不该劝贝贝和你和好。”

    俞慧茹说着,沈谦转过身子,他看她的眼神很冷漠。

    “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沈谦淡声说道。

    听到沈谦送自己回家,俞慧茹的眼里多了喜悦,她连着说了自己住的地方。

    在沈谦的搀扶下,俞慧茹回到公寓楼。

    说是沈谦扶着她,不如说俞慧茹是半个身子依偎在沈谦的怀里。一到屋里,沈谦瞧着里面乱糟糟的一切,皱了眉头。

    俞慧茹在俞家养尊处优的日子过惯了,不会做饭,更不会去动手打扫自己的房间,她觉得干家务那是佣人做的事情。

    沈谦的脑海里却想起宁城俞贝贝的小屋子,俞贝贝那时候住的地方比这里还但是她收拾得很干净,这么一比较,沈谦越发对俞贝贝歉疚。

    “谦哥哥,你要吃水果吗?”俞慧茹笑着讨好道。

    说的时候,俞慧茹拿了苹果,给沈谦削起来。

    “谦哥哥,要不是你过来,贝贝一定不会饶过我的。”俞慧茹笑着说道。

    沈谦没有说话,他的目光淡淡地落在俞慧茹削的苹果上。

    “谦哥哥。”见沈谦不搭理自己,俞慧茹脸上的笑意淡了下去,她将削好的苹果递还给沈谦,“我是被贝贝冤枉的。”

    “那天,我在楼梯口遇到贝贝,我们两个吵起来,她突然拽着我的手,把我给推了下去。在这之前,她是故意和你打电话的,让你帮她作证!”

    “谦哥哥,你听到的全是假的。她把我推下楼后,故意嚷着没有推我。

    你要相信我。”俞慧茹说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