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怎么去

作者:花裤衩狙击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下轮到肖明伟和唐勋良两人对视一眼了,话说参谋长联席会议里开始讨论这到武朝内陆刷怪练级的打法还是刚刚说完,居然这武朝的请求马过来了,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真是瞌睡了立刻有人送来枕头啊。手机端 m

    肖明伟连忙坐正了,对杜彦德说道,“我们是很需要这样一场远程行动的,不仅仅可以对我们的行军能力,同时也会对我们的后勤能力有很大的考验,因此,这次行动很有必要。”

    “是的,”唐勋良连忙补充道,“这样的远程行动,不仅仅是考验陆军,同时也是考验海军的行动,我们甚至可以要求让武朝开放一个港口给我们卸载物资,例如登州。”

    艘远科科独敌术战孤结结情

    “我去,”杜彦德不由得笑了起来,“我知道大家是紧张可能会发生的登州之乱,但是现在把手伸到登州未免也太着急了吧?要知道登州位于山东的东北面,与武朝的辽东镇隔渤海相望,一直以来是担负为东江镇和辽东提供物资增援的主要物资输出港口而存在的。我们是不被武朝官方所接受的势力,出兵这事情向他们要求开放港口还不一定能成,大家一口气要了他们最重要的登州以卸载物资,你说武朝会不会肯?”

    “我当然知道武朝不会肯,但是这是交涉的条件啊,”肖明伟笑着说道,“我们虽然想要出兵,他们也想要我们出兵,即便是我们现在两厢情愿,可还是不能让他们觉得我们来的太容易太便宜。”

    “是啊,容易到手的是特别不容易珍惜。”曹湘在旁边故意说道,引得杜彦德不由侧目望过去辩解道,“我们在说出兵山西的事情,你想到什么事情去了?”这话顿时惹得肖明伟和唐勋良一通哈哈大笑起来。

    “我是在说出兵山西啊,”曹湘一本正经地说道,“本来是啊,如果武朝说要我们出兵,我们马巴巴的把部队派出去了,那他们怎么看待我们?难免会把我们当作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奴才,两个势力第一次交涉往往留下的第一印象非常重要,如果我们不想给他们留下这种乐不可支当奴才的印象,必须要向他们强势要求一些他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免得让他们觉得太容易到手。到了以后他们要求的也许是出兵平辽,你去不去?或者是一封圣旨送过来,让我们献武器装备,你送不送?现在强势一点,让他们下不来台低三下四求我们,总以后我们自己下不来台低三下四求他们要好。”

    “嗯!说得好!”肖明伟拍了好几下巴掌表示赞同,对曹湘说道,“没想到杜执委的太太也有这么精湛的见解。”

    杜彦德连忙摆手道,“别别别!这话可别乱说,我们是元老院制度,不是一言堂,这执委会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啊,可是要五个执委都熟悉情况后才能进行表决,而且像现在这种国家大事,必须要提交给全体元老大会讨论后进行表决才能作出决定的,她现在说的只代表她个人意见,不代表执委会的意见啊!”

    后远远科独艘术由闹不由帆

    “你不要太紧张了,”唐勋良连忙在一旁笑道,“首先曹湘同志也是元老,更何况还是执委会办公室的首席秘书,当然是有权力也有义务发表她的个人意见的,这算不得干政,更何况你也只有一个老婆,还是元老媳妇,当然不会乱后宫不是?所以说没事啦。只是杜执委这班的时候看那些小秘书可要小心点哦,不然回去跪搓衣板我们也没办法哦!”

    “我去!你们把我想成种马了吧?”杜彦德不由得撇了撇嘴,“还不至于这样啦,你们看她的座位在我们执委办公室门口,里面随便一丁点儿响动她望过来了,别说调戏小秘书了,算是咳嗽两声整个办公室全都听到了,要是我敢调戏小秘书,她绝对是第一个听到的好吧。我这人还好不好色,要不然早整个东方港闹得沸沸扬扬了。”

    “嗯嗯嗯,好了,不把话题扯远了,”唐勋良笑着说道,“我记得你们sc有这个传统,不跑题的帖子不是好帖子,你们这些元老谈事情三两句话要跑题的,咱们先不跑题,先谈谈这出兵的事情。反正我们参联会已经讨论过了,出兵山西的事情是肯定要去的,但是具体该怎么去,去那些部队,都是要经过参联会接下来的讨论才能确定的,我和老肖还有何滚龙以及那个丸山参谋长一起讨论的时候决定了大约是陆军出兵一个团的规模,因为需要保持足够的后勤能力的话,我们大约只能通过航运保持一个团左右的后勤供给。”

    “你的意思是这次出兵山西,还是要通过航运?”杜彦德问道,唐勋良点了点头,“我知道你现在觉得有了飞艇,应该可以用飞艇来运输,没错,飞艇是能够使用了,但是飞艇的缺点也是很明显的。尤其是我们的飞艇软气囊使用的是小肠皮进行的密闭,现在山西是冬天,高空的温度只会是更冷,因此这些小肠皮很可能会在高空的低温下结冰或者变硬,导致泄漏现象。即便没有这个问题,我们依旧还是有运输吨位的限制,飞艇只能承载十吨左右的重量,十吨重量听起来感觉很不错,事实在军事运输简直派不什么用场,一门步兵炮差不多是两吨半,配套弹药更是相当沉重,这十吨的重量最多也是运输一门炮和一个基数多一点的弹药了,还不能用来运人,运人超重了。”

    “那么只运人呢?”杜彦德有点好地问道,唐勋良尴尬地笑了笑,旁边的肖明伟答道,“一个陆军士兵及其装备,大约是一百二十五公斤左右,如果用飞艇运输,大约也是只能一次性运输八十个人左右,一个连都不到,运输时间又长,相当不合算,较起来还是通过海军进行航运较好。”

    “嗯,”杜彦德点了点头,“那么如果用海军进行航运和护航的话,我们需要多少船?”

    孙地仇不情后球由孤吉冷

    “一个团的士兵大约是一千二百人左右,另外需要独立的炮兵连提供炮火支援,因此仅仅是人员,我们需要一百七十吨左右的运载量,”唐勋良说道,“这个问题不难,两艘胜利级可以搞定,唯一麻烦点的是装备,炮兵使用的一六二九式滑膛炮重达两吨半,不仅需要骡马运输,还要在下船的时候进行装卸,非常浪费人力,两艘胜利级不一定能装下,很可能需要专门的运输舰来辅助运输才能完成。”

    “你是在打那两艘自由轮的主意吗?”曹湘在一旁问道,登时把唐勋良闹了个大红脸,“我不是不是,不是打他们的主意,而是想要通过这次……不是,主要是我们的船只无法运输这么多东西,毕竟我们的

    的主要是战舰。你想啊,我们现在只有两艘胜利级在海执行任务,另外两艘胜利级已经坞在进行建设,如果我们真的把那两艘胜利级开去北方,那么势必会影响到东方港的防御力量……”

    “老唐!算了,”旁边的肖明伟伸手打断了唐勋良的话,然后望着杜彦德和曹湘说道,“事实海军对于那两艘自由轮始终是有企图的,但是现在我们都知道首先要保持东方港民用运力,否则我们的运输只能依赖别人的海运力,这等于是我们的脖子始终套着一个套索,受到来自外界的运力严重影响。海军是有大局观的,但是这次行动对于我们而言也很重要,所以我们想要能够尽早用蒸汽动力的船只,这样才能不受限制地进行远洋运输。”

    “肖叔,”杜彦德摸了摸桌的茶杯,里面的茶水已经没有那么烫了,他端起喝了一口,“我很清楚运输船对于战争的重要性,但是这两艘船不可能交给海军,起码要先把东风号的油料先送过去才行吧,你们也知道,那些个福船广船没办法运输油罐,更没办法安装电动设备,因此必须要优先保障商贸部门的运力。你们也看到了,自从那两艘船下水后,空出来的船坞已经在铺设龙骨,三四号船很快能正式开始建造。我记得另外一个干船坞里的两艘胜利级也已经完成改装可以下水了啊。”

    “唉……”唐勋良叹了一口气,“好吧,那两艘的确已经可以下水了,但是因为还没有进行过海试,不知道具体的性能如何,又因为这两艘蒸汽胜利级只有蒸汽动力,已经砍去了桅杆,因此一旦出现问题,只能留在原地等待救援,所以海军对于这两艘蒸汽胜利级信心并不大。”

    “可是那两艘也是全蒸汽动力啊,”曹湘说道,唐勋良摇了摇头,“不一样的,自由轮的驱动系统是独立设计的,是在船只建造之初已经设计好了的,而胜利级的驱动结构却是要在不影响胜利级的外壳安全条件下进行设计,很多地方不得不做出让步,一旦出现问题将很难修复的。不过也算了,”唐勋良说话间似乎泄了气一般,“我们还是先用一艘风帆胜利级和一艘蒸汽胜利级完成首批部队的运输吧,至于运输弹药,可以用几艘福船广船完成的。”

    “好的,那这样,我们执委会首先进行讨论确定是不是派兵去山西,然后提交全体大会讨论,”杜彦德说着朝肖明伟和唐勋良点了点头,“你们参联会首先还是把出兵的数量、编制、武器装备等情况制定一下,最好能在全体大会之前提交到执委会来。”

    ========================================================

    孙地不地情后术战月酷太太

    当晚,执委办公室里,五个执委难得聚在一起讨论这次出兵山西的事宜。“我去!这么多部队?还是不同编制的,这怎么打?”孙彬看着件密密麻麻的小字说道,“海军陆战队、陆军和外籍军团各一个连,陆军炮兵一个炮兵连,海军出动两艘胜利级,一艘为蒸汽动力,另一艘为风帆动力,用以运输人员,此外还将出动六艘福船运输船以及一艘风帆驱逐舰用以运输装备和护航。”

    “唉,很明显,”杨铭焕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是参联会各个兵种都想要在这第一次北武国的干涉行动露个脸罢了,但是我非常反对这样的做法!”

    “是的,我也反对,”杜彦德连忙表态,“不同兵种之间训练方式不同,沟通协调非常繁琐,战场瞬息万变,如果在协调出现一丁点漏洞被敌人抓住的话,很可能会给我军造成惨重的伤亡的,如果是去一个营,那么只能去一个兵种的,绝对不能混搭。”

    “是,”张元说话的动作似乎拉扯到了肋骨,不由得在那里捂住胸口喘了好几口才又说道,“陆军和陆战队一直以来都是有矛盾的,尤其是香港驻屯军选拔的时候,一些元老军官甚至从陆军里跳槽去了陆战队,更别提家庄之战的时候陆战队对于陆军的指挥不服从、抗命不尊的情况,他们一旦到了天高皇帝远的山西,谁知道他们会搞出什么事情来。所以只能是同一个兵种,我推荐外籍军团。”

    “嗯,我也赞同外籍军团,”肖竞说道,“外籍军团主要都是没有入籍的外籍归化民,如果在战斗遭受伤亡,外籍军团的士兵赔偿要其他各兵种高,但是却不需要如同其他兵种那般赡养伤残军人及烈士家属,相较之下反而较节约钱和精力。”

    “那建议参联会派出外籍军团吧,但是炮兵只能是选择陆军的炮兵,外籍军团暂时没有编制炮兵。”孙彬说着用铅笔在纸涂改了几下,拿起手机给参联会发了一条短信然后接着念,“空军还将增派百舌鸟攻击机两架、蚊式机一架以及随行人员,这是要干什么?准备打世界大战吗?”

    本书来自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